您的位置:智慧结晶网 >> 点滴记忆 >> 随笔杂文 >>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

原创日记博客《晴云魔法学院o("")o 》txt下载

热度72票  浏览78次 【共11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22年8月08日 星期08 PM 15:15:20
_"睡觉真是恶性循环,睡了又要醒,醒了又要睡" 我一边唠叨,一边快捷的穿好衣服,洗漱好,"......
_“我想请你帮我把这封信交给那个男生。”我一边指着郑熙夜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信。 “他?不可能......
_“我一定会及格给你们看的!”我不平地说。 “唉,恐怕你及格的时候,自己都成老太婆了吧......
_天赐闪电劈死我好了。郑熙夜肯定以为那封信是我写的。 郑熙夜朝我勾了勾手指。我慢悠悠地走到......
_我拖着自己走得发麻的双腿,终于看见了“二年六班”的班牌,走了进去。 有、有没搞错?! 每......
_喜欢的工具:未知 讨厌的工具:未知 …… 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(重点重点!!):未知 ……......
_“我已经帮你交了。”我没好气地对她说。 “谢谢!我由于没加入后援会,所以不敢擅自交…......
_“唉——”第二天早晨起来,我揉着黑眼圈,无精打采地背上书包去学校。 想知道我为什么如此......
_我拖着自己走得发麻的双腿,终于看见了“二年六班”的班牌,走了进去。 有、有没搞错?! 每......
_我拖着自己走得发麻的双腿,终于看见了“二年六班”的班牌,走了进去。 有、有没搞错?! 每......
_原本是方车胎的车,现在被老爸用锤子一阵乱敲后,竟然车胎酿成了类似五角星的外形! 上帝啊......
_“让开让开!”人群后传来尖锐的女声。 是谁在打断本姑娘的财路啊?我的人生座右铭就是:“生......
_原本是方车胎的车,现在被老爸用锤子一阵乱敲后,竟然车胎酿成了类似五角星的外形! 上帝啊......


"睡觉真是恶性循环,睡了又要醒,醒了又要睡"
我一边唠叨,一边快捷的穿好衣服,洗漱好,"飞"向门,预备上??ィ?峁?⑾帧?C琶豢??裉炜墒侨ツ歉鍪裁刺炱?Хㄑг旱模?刹荒艹俚健?nbsp; 小荷作文网 www.zww.cn
时光倒流到几天前。 小荷作文网 www.zww.cn
“紫雪,爸爸有件事要和你说。”爸爸严厉地板着老k脸。
“哦、哦……”我心一惊,老、老爸不是看我这个白痴女儿不争气,考试就没上过60分,要让我退学吧?!
脑海里立即表现——
“爸!”我泪流满面,双手紧抱着老爸的腿,“您不克不及让我辍学啊!”
“孩子……爸这也是没步伐啊,家里的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,再加上你学习结果……哎,我看你就早找一分工作,维持我们家的生计吧。”
……那我尹紫雪还有未来可言吗?
“不要啊,爸,我一定好好念书,结果一定会及格的!!”我亢奋地说道,基础没听清老爸都说了些什么。
“真的吗?!太好了,我已经治理好入学手续了,你明天就可以去晴云魔法学院报道了!”
倒流完毕。
我就是这么糊里糊涂进的这个学校,不过我的心中已经静静下定决心——考试一定要凌驾60分!(实在这么做是怕被老爸踹出家门,被邻居指点啦)
我骑着我那辆连车把手都摇摇欲坠的破自行车,终于到了学校门口。
只见学校门前的横梁上悬着“晴云魔法学院”字样的霓虹灯,竟然还是闪烁着的!有没搞错啊,明白天开霓虹灯也就算了,竟然连一个学校的招牌弄得跟卡拉ok的店牌没什么两样!
见到此情此景,我只想对老爸说一句:“你没老花眼吧?马路上随便找一个学校都比这里正经多了!”
“二年六班……二年六班……”我念叨着,在这个庞大的学校里逛悠,觉得自己像个乡下人进城一样。
“二年六班在三楼。”一个女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在我想看她一眼时,她已经走了,我看着她颀长的背影,逐渐消失在教学楼里。
顶:1 踩:2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.5 (3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1.43 (30次打分)
【已经有9人表态】
上一篇 下一篇
智慧结晶网广东省汕尾市联通网友 [錒飒]
2019-09-13 20:43:36
“我想请你帮我把这封信交给那个男生。”我一边指着郑熙夜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信。   
     “他?不可能。”叶云菲斩钉截铁地说。   
     “为什么呀?这个班就属你不怕他了,其他人不敢间隔他一米以内。”我急得直跺脚。   
     叶云菲瞄了一眼我手上的那封信,“情书?”   
     “是啊……不、这不是我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叶云菲就离开座位,走到郑熙夜眼前,说:“你的信。”本来我以为她说完这句就完了的,没想到她还添了一句:“别辜负别人的心意。”还看了看我,还笑?!   
     天赐闪电劈死我好了。郑熙夜肯定以为那封信是我写的。   
     郑熙夜朝我勾了勾手指。我慢悠悠地走到他眼前,心“扑通扑通”直跳,他该不会想狂扁我一顿吧?   
     “抬起头来!”   
     我抬起了头,但又马上缩回四十五度了。“您就这样说好了。”   
     我竟然对他用起了敬语,尹紫雪,你可真没用啊你!   
     “假如你肯和我换座位,我就收下这封信。”依旧是不可一世的语气。   
     叶云菲又走过来说:“不可能!”说着,她抽走那封信,说:“你不要也罢。”,就拖着我走了。   
     唉~我只好坐在郑熙夜的座位上,没想到老师见了这情形也默不吭声,真希奇。   
     我忽然又想起了一条妙计——把情书放到郑熙夜课桌上不就得了。   
     我真是天才啊……   
     一放学,我就趁郑熙夜和叶云菲都走了,把情书好不轻易才放进郑熙夜的课桌抽屉里(实在是把里面一大堆情书都抽出来才放进去的),那个臭小子有什么好的?那么受欢迎   
     干完了一切,我拍了拍手,预备走人时,却看见门口一群女同学(别的班的,还有别的学校的),正以仇视的目光秒杀我。   
     其中,一个高个子的女生走出来,说:“你没加入‘熙夜后援会’就擅自给我们家熙夜递情书,而且还把我们这些Fans用真情与泪水(以下省略修饰词汇300字)写出的情书扔掉了!”说着,还拿出一块手帕抹眼泪。   
     “那……您要我怎样啊?”   
     “啪!”高个子女生把一张纸放在桌子上。   
     我一看:郑熙夜的档案调查表?!   
     “你在这个星期之内务必把这张表填完!否则……你知道的!”说完,“熙夜后援会”的“会员”们都走了。   
     我又拿起那张表来看:   
     姓名:郑熙夜   
     性别:男   
     喜欢的颜色:未知   
     讨厌的颜色:
智慧结晶网广东省汕尾市联通网友 [颩蓅蒗孒]
2019-09-13 20:43:42
天赐闪电劈死我好了。郑熙夜肯定以为那封信是我写的。   
     郑熙夜朝我勾了勾手指。我慢悠悠地走到他眼前,心“扑通扑通”直跳,他该不会想狂扁我一顿吧?   
     “抬起头来!”   
     我抬起了头,但又马上缩回四十五度了。“您就这样说好了。”   
     我竟然对他用起了敬语,尹紫雪,你可真没用啊你!   
     “假如你肯和我换座位,我就收下这封信。”依旧是不可一世的语气。   
     叶云菲又走过来说:“不可能!”说着,她抽走那封信,说:“你不要也罢。”,就拖着我走了。   
     唉~我只好坐在郑熙夜的座位上,没想到老师见了这情形也默不吭声,真希奇。   
     我忽然又想起了一条妙计——把情书放到郑熙夜课桌上不就得了。   
     我真是天才啊……   
     一放学,我就趁郑熙夜和叶云菲都走了,把情书好不轻易才放进郑熙夜的课桌抽屉里(实在是把里面一大堆情书都抽出来才放进去的),那个臭小子有什么好的?那么受欢迎   
     干完了一切,我拍了拍手,预备走人时,却看见门口一群女同学(别的班的,还有别的学校的),正以仇视的目光秒杀我。   
     其中,一个高个子的女生走出来,说:“你没加入‘熙夜后援会’就擅自给我们家熙夜递情书,而且还把我们这些Fans用真情与泪水(以下省略修饰词汇300字)写出的情书扔掉了!”说着,还拿出一块手帕抹眼泪。   
     “那……您要我怎样啊?”   
     “啪!”高个子女生把一张纸放在桌子上。   
     我一看:郑熙夜的档案调查表?!   
     “你在这个星期之内务必把这张表填完!否则……你知道的!”说完,“熙夜后援会”的“会员”们都走了。   
     我又拿起那张表来看:   
     姓名:郑熙夜   
     性别:男   
     喜欢的颜色:未知   
     讨厌的颜色:   
     喜欢的东西:未知   
     讨厌的东西:未知   
     ……   
    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(重点重点!!):未知   
     ……   
     苍天啊!!
   我手拿着那张杀千刀的调查表,一副哭丧的表情推着自行车出校门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“……学姐、学……”背后穿来一阵熟悉的声音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我回头一看,嗬!没错,就是那个女生。
智慧结晶网广东省汕尾市联通网友 [stroke23]
2019-09-13 20:43:45
我拖着自己走得发麻的双腿,终于看见了“二年六班”的班牌,走了进去。   
     有、有没搞错?!   
     每个人都低着头在看书,而且90%以上的人是戴眼镜的,仿佛我不存在似的,他们依旧聚精会神地看着书。我已经可以想象得出他们长大后,变为成功人士的样子容貌了。   

     教室里安静得有些诡异,还好每个人的书桌上都有写学生的名字,我才得以找到自己的书桌。   
     当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,我已经发现有不少同学在往我这边膘了。我脸上长花了吗?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。谁知那个坐在我前面位置上的男生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:“这是熙夜的位置。”   
     “什么?这张桌子上明明写着我的名字。”我感到莫名其妙。   
  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前面的男生话还没说完,就止住了嘴。   
     一个高高的男生走进了教室,根据我的推测,这个男生很有可能就是“熙夜”。他果真走到了我的位置前,只说了六个字:“离开我的位置。”   
     “可是,我坐哪?”我低着头,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。   
     “你坐哪是我该考虑的题目吗?”
终于熬到了放学,我伸了伸懒腰,打了个哈欠,真不愧是贵族学校,老师叽里呱啦讲些什么根本听不懂。   

我猫着腰,从人群中飞快地走出教室,还好没碰见叶云菲和郑熙夜。   
我走到学校的停车场,费九牛二虎之力好不轻易才找到我的自行车。那知道原本就很褴褛不堪的自行车,现在已经五马分尸了。“谁干的!!”我大叫,“我尹紫雪和他势不两立!!”   

“累、累死我了……”我几乎是半走半爬地回了家。   

“怎么样?女儿,新学校不错吧?”刚进门,爸爸就在我旁边喜滋滋地说,还颇为自得。   

“好……”   

老爸的笑意更浓了。   

“好个鬼啊!我的破车都被那个学校的忘八搞抛锚了!”   

“……啊”老爸一惊,随后又笑着说:“没关系,我再买一辆不就得了。”   

“真的?”我怀疑我听错了,十年了,我的车一直没换,老爸可舍不得了。   

“当然?。?卵?P鲁底勇铩!崩习中ψ潘怠?nbsp;   

但是,事实告诉我,凡事不要兴奋得太早……   

“老、老爸……”我嘴角猛地抽搐着,“这、这、这……”   

在我的眼前,摆着一辆全玄色的、呃,也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“自行车”的车,然而这不是最关键的,重点是——   

车胎是方的。   

一只乌鸦拍着翅膀飞过……   

“这也叫配叫车?!”我瞪着眼大量着这匹“小黑羊”,努力把它与车联系在一起。   

“这怎么不是车呀?虽说车小,但五脏俱全嘛。”   

“车胎是方的我怎么骑呀?”   

“原来是这个题目啊!”老爸恍然大悟,“没关系,把它弄圆不就得了。”   

十分钟后……   

“我想掐死你啊老爸!!!!!”我在内心狂喊着。
智慧结晶网山东省威海市联通网友 [zzqin]
2019-09-13 20:43:47
喜欢的东西:未知   
     讨厌的东西:未知   
     ……   
    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(重点重点!!):未知   
     ……   
     苍天啊!!
   我手拿着那张杀千刀的调查表,一副哭丧的表情推着自行车出校门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“……学姐、学……”背后穿来一阵熟悉的声音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我回头一看,嗬!没错,就是那个女生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“我已经帮你交了。”我没好气地对她说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“谢谢!我由于没参加后援会,所以不敢擅自交……不过学姐是没题目的吧!”   

   
     什么?没题目?题目大了!!!!   

   
     固然心中火冒三丈,可表面上还得面带微笑,说:“Noproblem!”   

   
     唉!遇人不慎,惹霉上身!   

   
     夜黑风高的晚上,我偷偷溜出家门,打扮的一身黑,骑着玄色自行车,正往郑熙夜家驶去……   

   
     过不久就要把这张表交上去了,没办法,只好潜入他们家去调查了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终于来到了郑熙夜家门前,我拿失事先预备好的“六爪钩”,像电影那样甩了几圈(貌似没必要这样),勾住了窗台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这样就行了吗?No!我还预备了海绵垫,预防万一失手掉下来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!   

   
     我拉紧绳索一步步慢慢往上爬,还好窗户是虚关着的,我轻轻跳了进去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perfect!   

   
     看郑熙夜那副样子,问他这些题目,他是绝对不会回答我的,但是!假如拿他的东西威胁……哈哈哈,我是天才!   

   
     “扑哧——”我忍不住偷笑起来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现在还是找一件比较重要的东西要紧,我拿出手电筒,按下开关,嗯?再按……手电筒一直没亮光,一丝丝冷汗从我背后流过……   

   
     拆开手电筒,果然,没安装电池、、、、、   

   
     又一只乌鸦拍着翅膀飞过……   

   
     尹紫雪,你哪天死了就是活活被自己气死的!   

   
     就在我找豆腐预备撞墙时,忽然发现旁边的桌子上有隐隐约约的闪着光的东西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走进一看,原来是条钻石项链!   

   
     十几分钟后……   

   
     我拍了拍手,收起了“六爪钩”和海绵垫,把项链放进背包,又向上帝拜了拜:上帝老先生啊,我这是迫不得已才这样的,不然的话我就会活活被群殴死的,您不忍心让我死的吧,我还要考60分给老爸尽孝呢……(以下省略虚情假意词汇800字……做演讲呢吧?)
智慧结晶网山东省威海市联通网友 [獨哘愙]
2019-09-13 20:43:50
“我已经帮你交了。”我没好气地对她说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“谢谢!我由于没参加后援会,所以不敢擅自交……不过学姐是没题目的吧!”   

   
     什么?没题目?题目大了!!!!   

   
     固然心中火冒三丈,可表面上还得面带微笑,说:“Noproblem!”   

   
     唉!遇人不慎,惹霉上身!   

   
     夜黑风高的晚上,我偷偷溜出家门,打扮的一身黑,骑着玄色自行车,正往郑熙夜家驶去……   

   
     过不久就要把这张表交上去了,没办法,只好潜入他们家去调查了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终于来到了郑熙夜家门前,我拿失事先预备好的“六爪钩”,像电影那样甩了几圈(貌似没必要这样),勾住了窗台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这样就行了吗?No!我还预备了海绵垫,预防万一失手掉下来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!   

   
     我拉紧绳索一步步慢慢往上爬,还好窗户是虚关着的,我轻轻跳了进去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perfect!   

   
     看郑熙夜那副样子,问他这些题目,他是绝对不会回答我的,但是!假如拿他的东西威胁……哈哈哈,我是天才!   

   
     “扑哧——”我忍不住偷笑起来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现在还是找一件比较重要的东西要紧,我拿出手电筒,按下开关,嗯?再按……手电筒一直没亮光,一丝丝冷汗从我背后流过……   

   
     拆开手电筒,果然,没安装电池、、、、、   

   
     又一只乌鸦拍着翅膀飞过……   

   
     尹紫雪,你哪天死了就是活活被自己气死的!   

   
     就在我找豆腐预备撞墙时,忽然发现旁边的桌子上有隐隐约约的闪着光的东西。   

   
     走进一看,原来是条钻石项链!   

   
     十几分钟后……   

   
     我拍了拍手,收起了“六爪钩”和海绵垫,把项链放进背包,又向上帝拜了拜:上帝老先生啊,我这是迫不得已才这样的,不然的话我就会活活被群殴死的,您不忍心让我死的吧,我还要考60分给老爸尽孝呢……(以下省略虚情假意词汇800字……做演讲呢吧?)
智慧结晶网山东省威海市联通网友 [zid8736]
2019-09-13 20:43:55
“唉——”第二天早晨起来,我揉着黑眼圈,无精打采地背上书包去学校。   

     想知道我为什么如此无精打采吗?   
     答案就是——做了亏心事,鬼来梦中扰!   

     昨天晚上我碾新反侧,在床上左翻右翻,根本睡不着!一做梦就梦见郑熙夜拿着一把斧头来砍我。   

     但是事已至此,再交不出调查表我就玩完了,只好“借用”一下项链咯。   

     我偷偷摸摸地从书包里拿出来(什么时候连行动都变得这么像……我承认我做人太失败了),钻石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,与我的品质形成了鲜明对比……(成批判会了)   

     到了教室,就看见郑熙夜坐在……咦?我揉了揉眼睛,睁开——简直不敢相信,他竟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!不过就是板着脸,看上去像刚吃了几吨炸药。   

     今天真是邪门,不过我又想:该不会是在我的椅子上涂了万能胶之类的东西吧?要不就是在抽屉里放老鼠夹?……脑子里源源不断地冒出各种整蛊游戏。   

     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座位前,还好,一切正常。   

     我预备等到放学行动。   

     中午十二点零分零秒零毫秒零……   

     yes!精确!精辟!精准!精华!经典!(喂喂喂!时间都过去了!)   

     噢噢,回神,锁定目标,正往校门走去的某男……追!   

     “呼呼——”我气喘吁吁地拍了一下郑熙夜。   

     他反过头来,看见是我,一脸的鄙视,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往前走。   

     “喂!”我可好不轻易策划好了这么多,而且也实行到这一步,说什么也不会放弃的!!   

     我挡在郑熙夜眼前,说:“我们谈谈吧。”   

     几分钟后,咖啡馆里。   

     “有什么事快说,情书花痴女!”郑熙夜不耐烦地说。   

     情、情书……花痴女?什么鬼称号!算了算了,不跟他计较,反正填完表互不相干。   

     “请你填一下。”我把表放在他眼前。   

     “后援会的?她们没告诉你这些都是要你们这些花痴女去调查跟踪的吗?”   

     “我可没那个闲功夫,麻烦你快写完,我也好交差。”   

     “我也没闲情兴致陪你浪费时间!”说完就要走。   

     “等一下!”看来只好使出杀手锏了,“你看这是什么!”我亮出了那条项链。   

     果真是珍贵物品,郑熙夜一看脸色就变了,变得……怒火熊熊。   

     “你怎么拿到的!”   

     “我、……你不用管!你只要填好这个我就还给你!”
智慧结晶网山东省威海市联通网友 [濋灞仼]
2019-09-13 20:43:57
我拖着自己走得发麻的双腿,终于看见了“二年六班”的班牌,走了进去。   
     有、有没搞错?!   
     每个人都低着头在看书,而且90%以上的人是戴眼镜的,仿佛我不存在似的,他们依旧聚精会神地看着书。我已经可以想象得出他们长大后,变为成功人士的样子容貌了。  
     教室里安静得有些诡异,还好每个人的书桌上都有写学生的名字,我才得以找到自己的书桌。   
     当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,我已经发现有不少同学在往我这边膘了。我脸上长花了吗?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。谁知那个坐在我前面位置上的男生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:“这是熙夜的位置。”   
     “什么?这张桌子上明明写着我的名字。”我感到莫名其妙。   
  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前面的男生话还没说完,就止住了嘴。   
     一个高高的男生走进了教室,根据我的推测,这个男生很有可能就是“熙夜”。他果真走到了我的位置前,只说了六个字:“离开我的位置。”   
     “可是,我坐哪?”我低着头,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。   
     “你坐哪是我该考虑的题目吗?”
智慧结晶网山东省威海市联通网友 [eric]
2019-09-13 20:44:01
我拖着自己走得发麻的双腿,终于看见了“二年六班”的班牌,走了进去。   
     有、有没搞错?!   
     每个人都低着头在看书,而且90%以上的人是戴眼镜的,仿佛我不存在似的,他们依旧聚精会神地看着书。我已经可以想象得出他们长大后,变为成功人士的样子容貌了。   

     教室里安静得有些诡异,还好每个人的书桌上都有写学生的名字,我才得以找到自己的书桌。   
     当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,我已经发现有不少同学在往我这边膘了。我脸上长花了吗?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。谁知那个坐在我前面位置上的男生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:“这是熙夜的位置。”   
     “什么?这张桌子上明明写着我的名字。”我感到莫名其妙。   
  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前面的男生话还没说完,就止住了嘴。   
     一个高高的男生走进了教室,根据我的推测,这个男生很有可能就是“熙夜”。他果真走到了我的位置前,只说了六个字:“离开我的位置。”   
     “可是,我坐哪?”我低着头,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。   
     “你坐哪是我该考虑的题目吗?”
终于熬到了放学,我伸了伸懒腰,打了个哈欠,真不愧是贵族学校,老师叽里呱啦讲些什么根本听不懂。   

我猫着腰,从人群中飞快地走出教室,还好没碰见叶云菲和郑熙夜。   
我走到学校的停车场,费九牛二虎之力好不轻易才找到我的自行车。那知道原本就很褴褛不堪的自行车,现在已经五马分尸了。“谁干的!!”我大叫,“我尹紫雪和他势不两立!!”   

“累、累死我了……”我几乎是半走半爬地回了家。   

“怎么样?女儿,新学校不错吧?”刚进门,爸爸就在我旁边喜滋滋地说,还颇为自得。   

“好……”   

老爸的笑意更浓了。   

“好个鬼啊!我的破车都被那个学校的忘八搞抛锚了!”   

“……啊”老爸一惊,随后又笑着说:“没关系,我再买一辆不就得了。”   

“真的?”我怀疑我听错了,十年了,我的车一直没换,老爸可舍不得了。   

“当然啊,新学校新车子嘛。”老爸笑着说。   

但是,事实告诉我,凡事不要兴奋得太早……   

“老、老爸……”我嘴角猛地抽搐着,“这、这、这……”   

在我的眼前,摆着一辆全玄色的、呃,也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“自行车”的车,然而这不是最关键的,重点是——   

车胎是方的。   

一只乌鸦拍着翅膀飞过……   

“这也叫配叫车?!”我瞪着眼大量着这匹“小黑羊”,努力把它与车联系在一起。   

“这怎么不是车呀?虽说车小,但五脏俱全嘛。”   

“车胎是方的我怎么骑呀?”   

“原来是这个题目啊!”老爸恍然大悟,“没关系,把它弄圆不就得了。”   

十分钟后……   

“我想掐死你啊老爸!!!!!”我在内心狂喊着。
智慧结晶网山东省潍坊市联通网友 [liangww]
2019-09-13 20:44:04
原本是方车胎的车,现在被老爸用锤子一阵乱敲后,竟然车胎变成了类似五角星的外形!   

上帝啊,我明天真的要骑这辆破车去学校,然后被同学嘲笑,活活羞愧而死吗?!   

“哎哟喂……”第二天一早,我就骑着“小黑羊”,穿着爸爸的玄色风衣,戴着一副黑颜色的镜框(镜片被途中打坏了),被路人指指点点地一路颠簸来到了学校,硌得我的屁股又酸又痛,这几天真是恶运缠身啊。   
     就在我躲躲遮遮,打算把衣服镜框脱下来的时候,一个娇小的女生忽然冒在我眼前,两边脸颊红彤彤的。   
     “紫雪学姐!”   
     “啊。啊?”我一惊,“你怎么认出我的,还有,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   
     “是……不不不,这不是关键,我有件事想请您帮忙。”女孩始终低着头。   
  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迷惑着说。   
     “请您帮我寄信!”女孩话音刚落,把一封信塞到我手里就跑了,跑得……   
     还不是一般的快!   
     我拿出那封信仔细端详——   
     二年六班……   
     郑熙夜 收?!   
     题名是——   
     是……   
     没写。呵呵呵呵……   
     根据我的推理,这是一封情书,而且还托我交给那个神经质男生!   
     苍天啊,早知道我就不那么热心肠,多管闲事了……   
     就在我捶胸顿足、悲天悯人之时,我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我的“小黑羊”旁边新悠。   
     “你在干什么!”我大喝一声,那个身影一哆嗦,调头就跑!   
     我怎么可能放过他!于是我迈着步子,疯狂地追赶……   
     跑了一大截路,我实在跑不动了,再加上早上又被一路颠簸硌得屁股痛得要命,只好放弃追赶。   
     “下次再被我逮到就死定了!”我在心里咒骂。   
     我累得筋疲力尽,边喘气边回到教室。   
     我的座位上,郑熙夜却悠闲地坐着,放着他好端真个第一排不坐,非坐我最后一排的座位!   
     我忽然又想起来,那feng*$*sha*$*千刀的情书!   
     哎,我该怎么交给他呢?   
     我又瞄到了叶云菲,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一本外文书,郑熙夜虽说也在看书,但时不时地把目光投向她那边。   
     我脑袋上立即亮起一盏小灯泡——既然叶云菲那么不怕郑熙夜,索性让她帮我新交好了。
“你、你好!”我静静地凑到叶云菲旁边,对着她耳边小声说。   
  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叶云菲目光依旧没有离开书本。   
     “我想请你帮我把这封信交给那个男生。”我一边指着郑熙夜一边从书包里拿出信。   
     “他?不可能。”叶云菲斩钉截铁地说。   
     “为什么呀?这个班就属你不怕他了,其他人不敢间隔他一米以内。”我急得直跺脚。   
     叶云菲瞄了一眼我手上的那封信,“情书?”   
     “是啊……不、这不是我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叶云菲就离开座位,走到郑熙夜眼前,说:“你的信。”本来我以为她说完这句就完了的,没想到她还添了一句:“别辜负别人的心意。”还看了看我,还笑?!
智慧结晶网山东省潍坊市联通网友 [??貓]
2019-09-13 20:44:11
“让开让开!”人群后传来尖锐的女声。   
     是谁在打断本姑娘的财路啊?我的人生座右铭就是: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金钱故,两者皆可抛!”         我一看,哗!“熙夜后援会”的那几个老面孔!怎么办?        迅速收好钞票,开溜!   
     咦?搞什么飞机,跑了半天四周还是同样的景物。   
     我的衣领,似乎被提了起来。   
     “尹紫雪,你知不知道你的态度?!”又是那个高个子女生,她的“尊手”正以兰花指的形式提起了我的衣领,说起话来也趾高气扬的,就不是比我高点吗?   
     “我很清楚啊。”我小声呢喃着。   
     “清楚?你,曾以非会员的身份暗自递情书,还有,擅自毁坏内部会员情书……”   
     “有什么关系……”我刚想解释,又被打断了。   
     “还有!自作主张把熙夜的隐私公布!”   
     “喂喂!这个可是你们让我调查的!”   
     “闭嘴!我们神圣的后援会是答应你诋毁的吗?!架住她!”高个女生一松手,我就摔了个“嘴啃泥”,又被四五个五大三粗的“体重上有困难”的女生架住了双手。   
     “带走!”   
     “什、什么?至少让我卖完最后一张嘛!”我欲哭无泪。   
     一个偏僻的屋?永铩?nbsp;   
     “……你们想干什么?群殴啊?告、告诉你们,同学之间要互相友爱,团结互助……”   
     “够了!”高个子女生嘲笑道,“尹紫雪,别装疯卖傻了,你想尽一切接近熙夜,结果也只落了个这样的下场,心里一定不好过吧?”   
     ……莫名其妙,接近他?还不是一位你们这些恶毒、没有爱心、无恶不作的女生害的!!   
     “看看你,长的嘛,大街上随便挑几个都比你好多了;身材,啧啧啧,典型发育不良,头脑……听说你考试从来没有一次及过格?”说着,四周的女生都忍俊不禁。
智慧结晶网山东省潍坊市联通网友 [lch203]
2019-09-13 20:44:13
原本是方车胎的车,现在被老爸用锤子一阵乱敲后,竟然车胎变成了类似五角星的外形!   

上帝啊,我明天真的要骑这辆破车去学校,然后被同学嘲笑,活活羞愧而死吗?!   

“哎哟喂……”第二天一早,我就骑着“小黑羊”,穿着爸爸的玄色风衣,戴着一副黑颜色的镜框(镜片被途中打坏了),被路人指指点点地一路颠簸来到了学校,硌得我的屁股又酸又痛,这几天真是恶运缠身啊。   
     就在我躲躲遮遮,打算把衣服镜框脱下来的时候,一个娇小的女生忽然冒在我眼前,两边脸颊红彤彤的。   
     “紫雪学姐!”   
     “啊。啊?”我一惊,“你怎么认出我的,还有,你知道我的名字?”   
     “是……不不不,这不是关键,我有件事想请您帮忙。”女孩始终低着头。   
  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迷惑着说。   
     “请您帮我寄信!”女孩话音刚落,把一封信塞到我手里就跑了,跑得……   
     还不是一般的快!   
     我拿出那封信仔细端详——   
     二年六班……   
     郑熙夜 收?!   
     题名是——   
     是……   
     没写。呵呵呵呵……   
     根据我的推理,这是一封情书,而且还托我交给那个神经质男生!   
     苍天啊,早知道我就不那么热心肠,多管闲事了……   
     就在我捶胸顿足、悲天悯人之时,我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我的“小黑羊”旁边新悠。   
     “你在干什么!”我大喝一声,那个身影一哆嗦,调头就跑!   
     我怎么可能放过他!于是我迈着步子,疯狂地追赶……   
     跑了一大截路,我实在跑不动了,再加上早上又被一路颠簸硌得屁股痛得要命,只好放弃追赶。   
     “下次再被我逮到就死定了!”我在心里咒骂。   
     我累得筋疲力尽,边喘气边回到教室。   
     我的座位上,郑熙夜却悠闲地坐着,放着他好端真个第一排不坐,非坐我最后一排的座位!   
     我忽然又想起来,那feng*$*sha*$*千刀的情书!   
     哎,我该怎么交给他呢?   
     我又瞄到了叶云菲,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一本外文书,郑熙夜虽说也在看书,但时不时地把目光投向她那边。   
     我脑袋上立即亮起一盏小灯泡——既然叶云菲那么不怕郑熙夜,索性让她帮我新交好了。
“你、你好!”我静静地凑到叶云菲旁边,对着她耳边小声说。   
  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叶云菲目光依旧没有离开书本。
发表评论
换一张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1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

网络资源